您的位置: 首页 > 安博研究 > 学术论文
安博研究
  • 学术论著
  • 科研课题
  • 学术论文
  • 学术活动
  • 专题讲座
安阳博物馆藏抗美援朝文物鉴赏
发布时间:2020-11-06 浏览次数:94036
 安阳博物馆藏抗美援朝文物鉴赏

安阳博物馆 郑嘉凤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杜鲁门政府悍然进行武装干涉,纠集起的所谓“联合国军”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朝鲜战争迅速由内战演变成为侵略与反侵略的国际性局部战争。美国不顾中国政府多次警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和图们江,出动飞机轰炸我国东北边境城市和乡村,把战火烧到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之上。1950年10月,中国应朝鲜政府的请求,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历史性的决策,迅速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从1950年10月25日到1951年6月1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连续发起五次大规模战役,从根本上改变了朝鲜战争的形势,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迫使“联合国军”转入战略防御。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美国政府不得不同中朝方面在开城进行停战谈判。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议得以签订。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安阳博物馆自2000年集中开展“继往开来·百年文物征集”活动以来,就一直致力于近现代文物特别是革命文物的征集。2017年6月,经过多次与协商、研究,从安阳走出的革命战士邢真同志的二女儿(辽宁省计划生育科研院原药理室主任、研究员)邢青峰女士、邢真同志的四女儿(辽宁省科技厅调研员)邢兰兰女士怀着对父亲的怀念、对家乡的热爱,代表家人向安阳博物馆捐赠了邢真同志一批重要文物和文献资料,其中一批即抗美援朝文物。

邢真同志原名邢恩熙,河南安阳县人(今龙安区马投涧乡王二岗村),1937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为民族独立和解放事业付出了艰苦努力,做出了贡献。在抗美援朝期间,邢真同志作为第一批中国人民志愿军,进人朝鲜作战,在志愿军总司令部工作,抗美援朝期间邢真同志一直在志愿军司令部工作,1950年12月在志愿军司令部直工处任宣教科长,1952年1月在志愿军司令部直工处任政工科长,1953年7月在志愿军司令部通讯处任副政委,1954年8月在志愿军司令部行政经济管理处任副政委,1954年9月任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党委会副书记,经历了无数艰苦卓绝的战斗,获得了朝鲜人民的赞誉。在《停战协议》签订后继续留朝,帮助朝鲜人民战后恢复与重建工作的开展,1957年载誉回国。

邢真同志抗美援朝文物主要包括勋章、奖章、纪念章、帽徽、胸标、照片和文献资料。值此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谨将我馆征集入藏的邢真同志抗美援朝文物按年代顺序介绍给大家,以期抛砖引玉。

 

1951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抗美援朝纪念章

1951年抗美援朝纪念章有两枚,一枚是邢真同志的,另一枚为邢真同志夫人刘金凤的,刘金凤同志也参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这两枚纪念章是不同的版本,规格略有不同。其一直径4.02厘米,边厚0.17厘米,通高7.4厘米,高4.25厘米(见图一68.);其二直径3.96厘米,边厚0.17厘米,通高7.0厘米,高4.8厘米(见图二65.)。均为铜质镀金珐琅红,由缓带和圆形纪念章组成。缓带为长方形,上、下为铜边,中间布质,红面黄杠,背面别针,由金属锁扣与纪念章连接。纪念章正面中心是毛泽东主席左侧面头像,头像两侧环绕麦穗,头像下方有“抗美援朝纪念”六字,外围是光芒闪耀的红五角星,五角星的五个角上镶嵌珐琅。背面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 1951”字样。

1951年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召开前,时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郭沫若、陈叔通,和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的彭真三人,联名提议致信政协全国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原信内容:“主席:为了纪念我们全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战争,特别是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出国作战,我们提议中国人民政府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纪念日制发抗美援朝纪念章,送给我国志愿军全体指战员、战斗员、政治工作人员,后勤工作人员和运输工作人员,以资纪念。──郭沫若 陈叔通 彭真。”毛泽东接信后表示同意此提议。

1951年10月23日至11月1日,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根据郭沫若、陈叔通、彭真的提议,会议讨论决定:制作抗美援朝纪念章,颁发给所有参加抗美援朝的人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抗美援朝纪念章,是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颁发的唯一一种纪念章,也是中国全国性机构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颁发的仅有的两种纪念章之一。发行范围为1951年10月19日抗美援朝一周年时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以及其他参加抗美援朝的工作人员,发行数量约250万枚。

这枚纪念章承载了抗美援朝期间全国人民的希望和祝福,也是志愿军战士参加抗美援朝,流血奋战的见证。

 

图一:1951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抗美援朝纪念章

 

图二:1951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抗美援朝纪念章

 

1951年朝鲜军功奖章

该军功奖章通高7.0厘米、高3.64厘米、直径3.4厘米,铜质,由缓带和圆形纪念章组成。缓带呈五边形,布质,金属垫衬,背面别针,由金属锁扣与纪念章连接。纪念章正面中间为一持枪的战士,寓意为了保卫祖国坚强地与敌人斗争。背面中部为朝鲜文“军功奖章”,下部为奖章编号21306。

朝鲜军功奖章,是一种朝鲜国家奖章。1949年6月13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发布政令设立。军功奖章授予在战争或其他反击敌人侵略行为中建立功勋的人民军和警备队的指战员。

?抗美援朝期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数以万计的勋章和奖章。1951年6月,志愿军政治部发出《关于颁发军功章的通知》。1951年6月24日朝鲜政府颁发军功章嘉奖志愿军英雄模范。

据【新华社朝鲜前线二十二日电】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为嘉奖中国人民志愿军中杰出的英雄模范和功臣,特以“军功章”一批委托志愿军领导机关代为颁发。

志愿军领导机关在向全军发出的关于颁发“军功章”的通知中指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立功受奖是特别光荣的。在这个战争中立功,就是为中、朝两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立功。通知号召志愿军全体指挥员和战斗员争取人人立功,事事立功,在今后的战斗与工作中建立更大的功勋,创造更多的英雄模范事迹,争取更大的胜利。

按照颁奖标准,凡在战斗或工作中立一等功,以及在进入朝鲜作战以来已立三次大功或一次立两大功的,都可以得到这种荣誉奖章。中国人民志愿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一致认为,朝鲜人民政府颁发“军功章”给志愿军,是全军的荣誉,也显示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的战斗友谊。他们表示:要以彻底打败美国侵略军及其帮凶军,解放全朝鲜,来回答朝鲜人民的关怀。

这枚军功奖章是朝鲜人民对志愿军的崇敬和中朝军队坚强友谊的见证。

 

图三:1951年朝鲜军功奖章

 

1952年邢真同志朝鲜三级国旗勋章

该勋章直径4.86厘米、厚1.67厘米,银质,正面底衬为放射线条的五边形图案,上有一枚交错相叠的五角星,其五个角所指之处均有以三个小圆球饰的不规则造型;中间为的蓝色珐琅镶边的十边形图案,图案内衬红色珐琅底,中心为凸起的立体五角星。背面上有朝文“三级国旗勋章”六字,下有编号36652,中心有一小圆柱形螺栓,上面扣有一个圆盖形螺帽。该勋章制作精良,保存完整,珐琅完好,品相一流。

为了表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表现出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精神和做出的重要贡献,朝鲜政府于朝鲜卫国战争二、三周年和抗美援朝一、二、三周年纪念日,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干部及立功人员举行了五次隆重的授勋仪式。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颁发的勋章有金星奖章、国旗勋章、自由独立勋章、战士荣誉勋章和中国志愿军军功章。这些勋章、奖章,主要授予两种人员,一是英雄、模范和功臣,一几是志愿军干部,根据其功劳的等级和规定的勋章授予范围进行授予,据统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有功人员各种英雄勋章526354枚,有231190人获得朝鲜政府颁发的各种勋章、奖章。三级国旗勋章,多授予志愿军中战功卓著的指战员。

这枚三级国旗勋章为邢真同志1952年11月19日在朝鲜获得。

 

?    图四: 1952年邢真同志朝鲜三级国旗勋章

 

1953年邢真同志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该勋章直径5.8厘米、厚1.8厘米,银质镀金,正面上方一面飘扬的朝鲜国旗,上书朝文“自由独立”,五角星中一名指战员正挥着手枪在战斗中带领战士们向前冲锋;背面有朝文“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八字, 中心有一小圆柱形螺栓,上面扣有一个圆盖形螺帽。

自由独立勋章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的国家勋章种类之一,共分两级。在抗美援朝期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向志愿军干部及立功人员进行了授勋。其中,自由独立勋章向中国和本国共颁发3251枚(其中一级自由独立勋章98枚,二级自由独立勋章3155枚)。

抗美援朝时期一级自由独立勋章授予中国志人民愿军兵团司令员以上级别的军官,二级授予中国志人民志愿军准师以上级别的军官。

该国旗勋章为邢真同志1953年10月25日在朝鲜获得。

 

图五:1953年邢真同志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邢真同志1952年朝鲜三级国旗勋章、1953年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证书

该证书纵9.7厘米、横7.1厘米,为纸质,有紫灰色硬质封面、封底,呈长方形。封面上方印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和国国徽,下方印有朝文“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勋章证”字样,首页上部为贴照片处,照片未贴,下方填有证书编号36652。 第二页为持有人姓名等信息,上部填有中文“邢真”名称。 第三页上部为表格, 印有朝文勋章名称、级别、时间等,其下分别填有勋章信息(中文):“国旗,三级,1952年11月19日”;“自由独立,二级,1953年10月25日”。下方盖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和国”大印与“康良煜印”。 第四页为朝文勋章摘要。

这两枚勋章与证书相互印证,保存完整,是难得的抗美援朝文物,尤其值得我们珍视。

 

 

图六:邢真同志1952朝鲜三级国旗勋章、1953年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证书

 

1953年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

该章直径3.84厘米、边厚0.16厘米,铜质,外形为五角星状,上方书“和平万岁”,中间主图是一只展翅飞翔和平鸽,四周是红色烤漆,章的外环边与和平鸽表面均镀金。章背别针上部有“抗美援朝纪念”六字,其下有“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1953.10.25”字样。这枚纪念章是由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给参战志愿军的抗美援朝纪念奖章。

纪念章上的和平鸽出自西班牙著名画家毕加索(1881年-1973年)1952年为世界和平大会绘制的宣传画“和平鸽”为图案。图案中的和平鸽神态让人感到极为亲切,鸽子的双翅展开得更大,羽毛更加丰满,它正向着更高的地方飞翔。它给人们一个新的象征,表现了全世界人民争取和平的斗争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阶段。“和平万岁”四字,表达了中国人民用正义战争制止非正义战争以取得持久和平的严正态度。

在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共组织过三届“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由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界群众代表组成,分赴朝鲜各地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

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是在朝鲜停战协定签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之前,于抗美援朝战争三周年之际离京赴朝的。慰问团于10月4日赴朝,带着党中央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亲切问候,满载着祖国建设的辉煌成就,来到部队驻地,与官兵同吃同住,同座谈,同娱乐,给部队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和平万岁”纪念章,发行量较大,是众多抗美援朝纪念章中的一种。由于章上铸有毕加索的和平鸽名画,充分展示了经历二战战争摧残后的人们,迫切需要和平及反对战争的共同心愿,深受战士们喜爱。

 

?    图七:1953年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

 

1954年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纪念章

该章直径4.25厘米、通高7.3厘米、高4.59厘米,铜质,由缓带和纪念章组成。缓带为长方形,上、下为铜边,中间布质,红面黄杠,背面别针,由金属锁扣与纪念章连接。纪念章分二层,由两个五角形叠加交错成十角形,上层五角星内环圆型鎏金,内有珐琅红五星、天安门、交叉的冲锋枪和象征胜利的月桂枝,上层外环为倒五角星,表面鎏银;下层外环为正五角星,表面鎏金。背面有“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1954.2.17.”字样。

1954年2月5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和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常务委员会举行联席扩大会议,会议决定组织“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分赴各地慰问解放军,并推选董必武为慰问团长。向部队传达了党、政府和全国人民对解放军的关怀,宣传4年来经济建设的伟大成就,配合总路线学习,鼓励全军积极支援和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以保卫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各部队依照总政治部关于以实际行动迎接祖国人民慰问团的指示,热情地接待了慰问团。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纪念章,即出于此。

1954年2月17日正值元宵佳节,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欢迎“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的指示,当时的慰问品都统一印有“2月17日”这个象征吉利和团圆的日子。2月20日,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举行慰问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会员大会,董必武致慰问词,朱德总司令致词。

纪念章发行数量约400万枚。

 

图八:1954年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纪念章

 

1955年4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庆功大会首长与全体功臣合影照片

该照片长20.8厘米、宽15.5厘米,1955年4月摄于朝鲜。

1955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举办庆功大会,志愿军首长与全体功臣合影留念。邢真同志作为第一批入朝的志愿军,历任志愿军司令部直工处宣教科长、司令部直工处政工科长、司令部通讯处副政委、司令部行政经济管理处副政委、志司机关党委会副书记等职务,因此参加了这次庆功大会。第二排左十七为邢真同志。

这张照片记录了志愿军司令部举行庆功大会的日期,留下了志愿军首长和功臣的影像,是珍贵的历史照片。

图九:1955年4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庆功大会首长与全体功臣合影照片

 

1954年志愿军归国观礼代表团参加“五一”观礼的照片

1954年“五一”国际劳动节,邢真随志愿军归国观礼代表团从朝鲜前线归国参加“五一”观礼。在天安门城楼上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首长的亲切接见。

中国人民志愿军“五一”节归国观礼代表团在观礼台上热情鼓掌的照片刊登在1954年5月3日《人民日报》第5版(第三排右图),图中二排左一即为邢真同志。照片由新华社记者张杰拍摄。

图十:1954年中国人民志愿军“五一”节归国观礼代表团在观礼台上

 

 

1954年9月5日关于任命邢真同志为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党委会副书记的通知书

该通知书长37.9厘米、宽26.5厘米,纸质,为长方形表格。

释文: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党委会通知

事由:为通知机关党委会组成事

遵直属党委转志党委批示:“同意志司机关党委改选,以李炎、黄传龙、原星、江涛、田呈祥、叶基、杜铿之、田士吉、邢真九同志组成志司机关党委会,并以李炎同志为书记、邢真同志为副书记。”以上希望各党支部在全体党员中进行传达是荷。

此通知

志司机关党委会

一九五四年九月五日

日期上盖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委员会”印章。

备注:此件共打二十五份。打印人:王幹清 校对人:张以明 打印号:〇四四二

图十一:1954年9月5日关于任命邢真同志为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党委会副书记的通知书

 

1954年邢真同志佩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该志愿军胸标长8.0厘米、宽4.0厘米,为白色棉布制作,呈长方形,双层布,表面四边有白色匝道,正面四周为红色方框,框内印有黑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繁体字七字。反面印有四个表格,从左至右依次为姓名、部别(番号)、职别、使用年度,个人资料用钢笔填写。姓名邢真,部别一栏印有番号01009042,职别、一九五四年佩用编号未填写,上盖部队首长“田呈祥印”。其颜色、尺寸和用料等,均与“中国人民解放军”胸标相同,佩戴在左胸衣袋上方。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50年10月25日,参加抗美援朝的中国方面部队的名称。1950年10月8日,中国政府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决定出兵朝鲜,并将东北边防军改名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号和编制。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前线。当时的口号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当时的志愿军部队均不佩带“八一”帽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胸标。因为是以“志愿军”身份参战的。当时严格规定:入朝前,所有人员和单位必须将帽徽、胸章等一切具有人民解放军标记的物品留在国内,印信与文件一律上缴志愿军从1950年10月入朝作战到1953年7月停战,都没有佩戴胸标,彭德怀司令员停战签字时也是没有佩戴胸标的。1953年朝鲜停战以后,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批准,志愿军干部战士开始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布胸章,大体开始时间是1953年10月。

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它们不是一件普通的物品,而是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是老一辈浴血奋战的见证。

 

 

图十二:1954年邢真同志佩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1955年邢真同志佩用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该胸标长7.8厘米、宽4.0厘米,为白色棉布制作,呈长方形,为双层布,表面四边有白色匝道,正面四周有红色边框,中间印有黑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七个繁体字。反面印有四个黑色表格,从左至右依次为姓名、部别(番号)、职别、使用年度,姓名邢真,部别一栏印有番号01004336,职别、一九五五年佩用编号未填写,其上盖有朱文“叶基之印”。

图十三:1955年邢真同志佩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1955年邢真同志佩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该胸标长7.8厘米、宽3.9厘米,为棉布质,白色,呈长方形,为双层布,表面四边有白色匝道,正面四周有红色边框,中间印有黑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七个繁体字。反面印有四个黑色表格,从左至右依次为姓名、部别(番号)、职别、使用年度,姓名邢真,部别一栏印有番号01004149,职别、一九五五年佩用编号未填写,其上盖有朱文印章,因长期佩戴清洗,印章以模糊难辨。


 

图十四:1955年邢真同志佩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胸标

 

1955年5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合影照片

该照片长20.0厘米、宽14.3厘米,1955摄于朝鲜。

1955年5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举办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并合影留念。邢真同志作为志司机关党委会副书记、党的高级干部参加了这次重要会议。最后一排左九为邢真同志。

这张照片记录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党的高级干部会议日期,保存下了志愿军党的高级干部的影像资料,是珍贵的具有历史价值的照片资料。

图十五:1955年5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合影照片

 

1955年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委员会办公室将给人民功臣的手绢

该手绢长35.0厘米、宽32.0厘米,为真丝质地,白色,呈长方形。手绢斜对角印有红色字体,中心为红色五角星图案,五角星中有一“奖”字,其上印有“奖给人民功臣”字样,下部印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委员会办公室,1955年3月”红色小字。

这是邢真同志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委员会工作时荣获得功臣手绢,上面有使用和洗涤痕迹。

图十六:1955年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委员会办公室将给人民功臣的手绢

 

中国人民志愿军五星帽徽

这三件帽徽均为直径3.34厘米,铜质,圆形。五角星中的红底几乎全部磨损,只留下星星点点的红色。帽徽正面中心为红色五角星图案,以海蓝色垫底,底部为齿轮,周围为麦穗。北部别针为铜条。该帽徽和解放军帽徽的区别是五角星中没有“八一”两字。

1956年下半年,驻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开始授衔。从10月25日起,志愿军几十万各兵种部队官兵开始佩带志愿军帽徽、军衔肩章、领章及兵种、勤务符号,换着崭新的55式军服。志愿军帽徽和解放军帽徽的区别是没有“八一”。

这三件志愿军帽徽均为邢真同志1956-1957年在朝鲜期间佩戴。

 

图十七:中国人民志愿军五星帽徽

 

1956年5月31日志愿军司令部积极分子大会首长与全体积极分子合影

该照片长16.4厘米、宽11.2厘米,1956年5月摄于朝鲜。

1956年5月31日志愿军司令部举办积极分子大会,志愿军首长与全体积极分子合影留念。邢真同志一直在志愿军司令部任职,作为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党委会副书记参加了这次大会。第一排左四即为邢真同志。

该照片保存了志愿军首长与全体积极分子的影像资料,记录了志愿军司令部积极分子大会的召开,非常珍贵。

图十八:1956年5月31日志愿军司令部积极分子大会首长与全体积极分子合影

 

1957年2月19日邢真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第74号列席证

该列席证长13.7厘米、宽9.9厘米,为纸质,长方形。五角星组成的蓝色边框内从上至下依次印有:“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列席证,第74号,1957年2月19日”字样。

邢真当时作为为志愿军司令部管理处副政委列席了这次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会议。

图十九: 1957年2月19日邢真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列席证

 

1957年5月25日邢真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第47号列席证

纵9.8厘米,横13.6厘米

该列席证为纸质,长方形。五角星组成的蓝色边框内从上至下依次印有:“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列席证,第47号,1957年5月25日”字样,日期经人为修改,应是会议日期变化。

邢真当时作为为志愿军司令部管理处副政委列席了这次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会议。

图二十:1957年5月25日邢真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志愿军委员会列席证

 

1958年邢真同志朝中友谊纪念章

该纪念章高3.3厘米、宽3.54厘米、边厚0.12厘米,铜质,呈不规则形。正面中心为蓝色衬底的白色和平鸽,两侧环绕稻穗,左右两边分别是中国国旗和朝鲜国旗,下部为朝文“朝中友谊”四字。背部别针。该纪念章构思巧妙,造型别致,匠心别具。以中朝两国国旗护卫和平鸽,彰显了朝鲜和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与对和平的期盼。

1958年2月7日朝鲜政府作出《关于永远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伟大业绩和欢送他们从共和国北部撤出的决定》,提出了一系列纪念和欢送志愿军的决定,其中包括朝鲜政府向志愿军官兵授予“祖国解放纪念章”,向志愿军全体人员和中国援朝工人授予“朝中友谊纪念章”,充分表达了朝鲜人民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感激之情。

朝鲜和中国是山水相连的邻邦,两国人民很早以前就为反对外来侵略而共同斗争,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朝鲜人民经受严峻考验的时刻,中国党和政府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旗帜下,派出自己的优秀儿女组成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志愿军入朝参战是朝中两国人民反帝、反侵略的斗争,是国际主义精神的体现。志愿军勇士在战争时期发扬的伟大抗战精神和功勋的力量,以及朝中友谊的佳话将永远留在中朝人民的心中。

 

 图二十一:1958年邢真同志朝中友谊纪念章

lr:dn
分享到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3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逢节假日另行通知)地址:河南省安阳市文明大道436号两馆大楼西

版权所有:安阳博物馆 Copyright©2019 aybwg.org,aymuseum.org 豫ICP备14005528号